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时间:2022-11-15 13:22:37 阅读:73

原标题: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听闻曾任基建工程兵水电指挥部政治部组织处副处长的祝建华战友奉献精彩回忆,整理部分资料,现在揭秘水电部队保留始末的细枝末节,基建工程兵血脉得以赓续的过程,尘封往事,敬请大家分享。

  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李鹏同志争取保留

  水电部队始末

  1984年春,在基建工程兵的撤改任务基本完成之后,经中央批准,水电、交通、黄金部队整体保留,并入武警部队建制。其中,水电部队的保留,与时任水电部第一副部长李鹏同志的积极争取、精心谋划密不可分。1982年3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2次会议通过,水利部、电力部合并为水利电力部。5月,钱正英被任命为水电部部长、原电力部部长李鹏改任水电部第一副部长。原电力部副部长李锐调任中央组织部任副部长兼青年干部局局长。李锐走后,李鹏接替了他在基建工程兵水电指挥部所兼任的党委书记和政治委员职务。他们的交接发生在中央军委决定撤销基建工程兵的特殊时期。

  撤销基建工程兵部队的消息,在广大干部、战士中引起了强烈反响。那些大多数从农村入伍的义务兵战士欢欣鼓舞,因为集体“兵改工”可以解决他们的工作问题,而大多数基层干部却不愿意“兵改工”,希望单个转业,另谋出路。中央军委的决定传达后不到半年时间,水电指挥部机关先后有30多名干部转业和调离。我所在的政治部一下子就走了10位干事,3个处仅剩下5位正、副处长和一位秘书。两个支队也有数百名干部转业退伍。面对部队人心浮动的局面,作为新当选的中央委员和水电部主管水电部队的领导,李鹏同志一方面表示与中央保持一致,拥护、贯彻中央关于撤销基建工程兵兵种的决定;另一方面,他深知这支部队在水电开发建设中的独特作用,积极争取保留水电部队。

  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基建工程兵61支队命名大会暨授旗仪式

  1982年7月30日,李鹏同志出席了水电指挥部召开的工程会议。这是他兼任政委后第一次在指挥部机关干部面前“亮相”。围绕基建工程兵撤销的问题,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第一条中央、军委的决策,是国防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是国际形势发展的需要,我们要坚决拥护,与中央保持一致。第二条,从水电建设的突击队来说,这支生产力要保存下来。我认为,军队这种组织形式适合某些水电工程建设。它机动、灵活,便于调动;兵员能够及时得到更新,使队伍始终保持很强的战斗力;家属拖累小;组织性、纪律性强,有军队的优良传统,特别适合于在高山峡谷等艰苦环境工作。

  他强调,当前,要一手抓稳定部队,一手抓施工生产,努力维持部队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确保部队在调整中不出乱子。他说,随着兵种的撤销,干部、战士中出现一些思想问题是正常的。因此,稳定部队情绪很重要。稳定部队、搞好生产是个积极的方针,水电部队要在相当长的时间贯彻这个方针。讲到水电部队的出路时,他说,我已和兵种商量,把水电部队的调整改革推迟到明年年底进行,以便我们有充分的时间考虑出一个好的方案,把兵的优越性保留下来。接着,他展望了我国水电事业发展的前景。指出,今后二十年我们将重点开发黄河上游、长江中上游和红水河流域三大水系,从现在开始,就要搞好规划,抓好基地建设。

  他对水电部队提出了5条要求:一是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稳定部队情绪;二是积极承担任务,多完成一些工作量;三是搞好部队精神文明建设和领导班子建设;四是为明年的生产做好准备工作;五是机关工作要紧紧围绕“稳定部队、搞好生产”来进行。

  同年8月27日,国务院成立了基建工程兵撤销领导小组,谷牧副总理任组长,军委三总部、基建工程兵和有关部委领导为成员,李鹏同志也是领导小组成员之一。在撤销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谷牧要求有关部委和兵种限期提出撤销调整方案。李鹏代表水电部向谷牧面陈了希望保留水电部队的意见,认为采用兵的办法对于开发水电有利。这个意见,得到了谷牧副总理的理解和支持。12月19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批转了《关于撤销基建工程兵的方案》。《方案》提出,基建工程兵大部分按系统对口集体转业到国务院各有关部委、北京市和其他省、市、自治区;水文地质部队转隶有关军区;战备通信部队移交总参谋部通信部;水电、交通部队的调整工作“另行安排”(后来黄金部队也列入)。此后,李鹏同志就按照这个精神指导水电指挥部的工作。

  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1982年10月12日至16日,水电指挥部在王府井大街总参四所召开党委扩大会,传达学习中共12大精神,研究部署1983年的工作。指挥部党委副书记、副政委冀先民和常委邹林光(副主任)、齐洪基(副政委)、程建仁(副主任)、贺毅(副主任)、刘海江(政治部主任)等出席了会议。我作为组织处副处长,负责会务工作。12日上午8时许,我随同冀副政委在招待所门口迎候李鹏同志。李鹏身穿灰色涤纶中山装,手提黑色文件包,满面春风地下了车,冀先民向他行了一个军礼,随即将他请入四所小礼堂。9时,冀先民宣布大会开始,他讲了会议的日程安排后宣布,首先请党的“十二大”代表、新当选的中央委员李鹏同志传达“十二大”精神。李鹏同志微笑着向大家点头示意。他举止庄重、沉稳,讲话言简意赅。

  他说,我参加了具有深远意义的“十二大”,受到了很大的教育。作为水电指挥部党委书记,应义不容辞地向大家传达会议精神。接着,他扼要的讲了“十二大”的指导思想、主要内容、历史地位、八十年代的三大任务、精神文明建设等问题。在谈到贯彻“十二大”精神时,他说,“十二大”提出本世纪末工农业生产总产值翻两番的宏伟目标,人民生活实现小康水平。为此,我们电力工业应该做些什么。能源被列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任务非常艰巨。电力是国民经济的先行官。现在,我国人均仅有300度电,居世界100多位,有3亿农民还没有用上电。今后20年电力要有一个大的发展。1980年,我国电力装机容量是6000万千瓦,到本世纪末达到2.4亿千瓦,至少要搞到两亿。我国有丰富的水电资源,主要在西北、西南,发展水电前景广阔,但需要较长的时间、较多的资金。

  今后20年水电开发的重点是黄河上游、红水河流域、金沙江流域、长江干流和它的支流。内蒙、华北搞煤,东南沿海搞核电,农村能源的出路是搞小水电、小火电。在谈到水电指挥部的前途时,李鹏说,基建工程兵战斗力强,便于南征北战,调动灵活,人员能够得到及时更新,施工效率高,家属拖累小,组织性、纪律性强,对水电建设有利。基建工程兵作为一个兵种要撤销,但建设力量要保留下来。水电队伍常年战斗在高山峡谷等艰苦环境,需要采用类似基建工程兵这种组织形式。根据水电部队的特殊情况,我们和兵种商量了,把水电部队的调整改革推迟到明冬后春进行,使我们有充分的时间考虑出一个好的调整改革方案。

  当前,我们要学好“十二大”文件,用“十二大”精神统一思想,鼓舞斗志,稳定部队,搞好生产。今冬明春,基建工程兵大部分部队要撤销,必然会给水电部队带来一些影响。因此,各级领导干部和共产党员要发挥表率作用和先锋模范作用,少想个人问题,带好部队,努力完成今年的各项任务,迎接明年更大的任务。至于水电部队的调整改革方案,目前正在小范围酝酿。

  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10月16日下午,党委扩大会将闭幕。会前,冀副政委让我通过电话邀请李鹏及兵种领导出席并作指示。1时30分,兵种副政委黎光、副主任朱光,政治部主任夏夔以及组织部长王玉凌先期到达,冀、邹将他们请进二楼一小会议室休息、喝茶,我被留下在大门口继续迎候李鹏。十几分钟后,李鹏乘丰田车赶到。我快步驱前,请他先到小会议室同兵种领导见面。李鹏问我,兵种首长谁来了?我回答后,李鹏笑着说,“两个光”,好啊。当他步入小会议室后,几位兵种领导热情地迎上前去,同他握手,对他当选中央委员表示祝贺。李鹏也谦恭地向兵种领导问候。

  冀先民向他汇报了下午会议的议程安排后,便请大家前往会场。考虑到四所毗邻的中央美术学院小礼堂条件好一些,故经我们联系,下午的会议改在那里召开。各位首长分乘5辆小车很快到了会场。两点,邹林光宣布开会。黎光、朱光、夏夔相继讲话,着重讲了撤销基建工程兵的意义及具体步骤,赞扬61支队不愧为第一流部队,为基建工程兵争了光。重申水电部队的撤改“另行安排”,支持电力部党组对这支队伍进行调整改革。记得夏夔风趣地说,今明两年,你们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之后,李鹏讲话。他说,我完全拥护兵种首长的讲话。我认为,我们这次党委扩大会达到了“稳定思想,振奋精神”的目的。

  之后,他着重讲了3个问题:第一、前途问题。中央决定撤销基建工程兵,这是军队精简整编的需要,是大局,我们要和中央保持一致。在中央没有做出新的决定以前,我们给大家吃不了“定心丸”,请同志们谅解。但是,我们明冬后春这段时间是合法存在的,一切工作照常进行。在此期间,我们将积极向中央反映,争取保留这支部队。因为这是开发水电的需要,水电站许多都在高山峡谷,条件艰苦,需要一支与此相适应的开发队伍;基建工程兵年轻力壮、能打硬仗,适应艰苦环境的需要;水电部队组建十几年来,南征北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军政素质、技术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队伍;这支部队拖累小,能够轻装前进,不断保持新鲜血液。

  基于以上4点理由,我们积极向中央反映,争取保留。但反映有个时机问题(朱光插话:等我们把20万都撤了,你们再反映),不能干扰大方向。第一次撤改领导小组汇报时,提到保留水电部队,谷牧同志表示支持,这说明还是有希望的。第二、干部问题。部队要稳定,关键在干部;干部的关键又在领导干部。在座的各位稳定,就能带动一班人共同做工作。当然,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具体问题,这是不可否认的,但考虑个人问题不能过多,要更多的考虑事业,考虑水电的发展。

  像翟益涛、陈曙光、孙华锋等同志,在水电战线工作了几十年,根本就不存在转业问题、改行的问题。我们要考虑怎么交好这个班、怎么培养接班人。第三、稳定问题。首先干部队伍要稳定,按照正常的程序,调整、配齐各级领导班子。正团以上干部,请兵种按特例审批;副团以下干部,在我们职权范围内、按照干部“四化”标准和审批权限,逐级审批。同时,要认真搞好明年的施工准备。

  63支队吃亏损,责任不在支队,原因是万安水电站停缓建,明年争取该项目搞到2000万元投资。61支队任务饱满,要进一步加强管理,实行经济责任制,进行内部经济核算,把任务包到连、包到团。最后,李鹏要求与会同志,稳定思想,搞好生产,争取为水电事业做出新的贡献。李鹏讲话时,黎光、朱光、夏夔都笑眯眯地望着他,不时地点头称道。李鹏刚一讲完,他们便带头鼓掌。会议结束后,冀、邹、齐、程、贺等“水指”领导陪同李鹏及兵种首长共进晚餐。

  进入1983年以后,根据李鹏同志要求,水电指挥部的工作照常按部就班的进行。1月初,按照刘海江主任的指示,我在收集了指挥部各部门全年的工作安排之后,起草了“水电指挥部党委1983年工作要点”,以讨论稿的形式呈送常委各同志审阅。邹林光阅后批示,送李鹏同志审批。1月18日上午,我将讨论稿送交李鹏秘书薛正军,请他转送李鹏同志。两天之后,薛秘书来电话告诉我,李部长已看了稿子,提出最近是否开个常委会,再议一议。1月25日下午,指挥部党委常委会在邹、贺的办公室召开。办公室在住宅楼二层一间只有15平米的屋子。

  参加常委会的除邹林光、贺毅外,还有冀先民、刘海江、崔军(司令部副参谋长)。齐洪基、程建仁因病请假。我担任记录。2时,李鹏按时赶到。他身穿黑呢子大衣,拎着一个黑色的文件包,在邹、冀、贺的陪同下,走进屋子。一进门就说,这就是你们的办公室,太小了。贺毅说,没有办法,只能临时凑合。说着便让李鹏坐在他办公桌前的正位上,他坐在旁边。因为李鹏与贺毅、崔军是莫斯科动力学院的同学,彼此都很随便。贺毅随手抓了个公用茶杯,给李鹏泡了杯茶。大家落座后,李鹏问道,你们最近在忙什么。邹说,我在处理63支队退伍兵打群架的问题。贺说,正在落实明年的生产任务。冀说,我刚从607团回来。

  李问,到607团去解决什么问题?冀回答,主要是了解班子问题、思想政治工作问题。此后,邹林光用征询的口吻对李鹏说,开会吧,你看怎么个开法?李鹏说,稿子大家都看过了吧,是否再读一遍,边读边议。冀对我说,你读吧,你起草的。李鹏看了我一眼,问贺,他是谁、做什么工作的?贺悄声作了回答。我捧起稿子,一字一句地读了起来。李鹏边听边看,不时地在有的字句下面画一道杠、或添注一些内容,或提出一些问题。在稿子首页的左侧他写了“振奋革命精神,开创新局面”以及列注了61、63支队的劳动生产率等内容;在第二页加注了“部队主流是好的,基本是稳定的”以及“按经济规律办事”等话语;在第三页写到“关键是经营管理”、“调5000人到(天生桥)”等要点;在4页旁注“大家不愿脱军装,8大优越性”等语句。

  当我读到第一条写的“进一步向干部、战士讲清华国锋同志的错误以及他的错误对党、对国家、对军队建设的危害”时,李鹏问,这个问题在部队突出吗?我说,在咱们水电部队并不突出,但总政的全年工作要点这样提了,我们也写上了。李说,下面能讲清吗,讲不清,可以不写。几个常委都跟着说,不写了。当我读到拟在607团进行整党试点时,李鹏插话说,改为在一个连队试点为好。当我读到1983年自营工作量达到3500万元时,李鹏问,什么叫自营工作量?未等我开口,贺毅回答说,这是建工系统的提法,就是除去民工干的以及搬迁补偿费用以外,完全是自己干的部分。李鹏说,水电系统一般叫完成投资。

  当我读到调整领导班子一段时,李鹏在稿子写到上“师团干部力不从心”、“坚决配齐”等语,并说,师以上干部有合适的人选可以上报,到时我去找余秋里同志,让他批。秋里原来是能源委主任,现在是总政主任,我跟他熟悉。会议一直持续到5点钟。末了,李鹏总结说,根据讨论的意见,再修改一次,然后,你们看看就行了,不用送我看了。

  1983年上半年,按照水电部队的调整“另行安排”的既定方针,李鹏加快了对指挥部和支队领导班子调整的步伐。他强调,各级领导班子的调整配备要贯彻“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方针。据此,61支队支队长翟益涛、政委孙华峰及兵种工程部科技处副处长汪成杰(副师职)相继调指挥部“帮助工作”,翟、汪协助贺毅抓生产,孙华峰主抓政治工作;增补崔军为指挥部党委常委。对于兵种调入的领导干部,李鹏表示,尊重个人意愿,留者欢迎,走者欢送。

  1983年6月,李鹏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7月,基建工程兵与水电部联合发文,宣布邹、齐、程离休,冀、刘另行安排。接着,水电指挥部与基建工程兵脱钩,暂由总政代管,水电部主管。同时,成立了水电指挥部临时领导小组,由贺毅、崔军、翟益涛、孙华峰、汪成杰组成,贺毅任组长。至此,水电指挥部领导班子按照李鹏的意图完成了调整工作。调整后的水电指挥部领导班子成员均具备水电专业知识、熟悉水电工程建设,也相对年轻。之后,临时领导小组采取过渡性措施,选拔了几位比较年轻、懂专业的干部进入两个支队领导班子,被指定了代理职务。

  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

  1984年4月27日,李鹏同志作为国务院副总理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基建工程兵水电、交通、黄金部队的改编问题。总参谋部、基建工程兵善后领导小组、水电部、冶金部、交通部、公安部、司法部有关领导同志出席会议。基建工程兵善后领导小组成员朱光首先汇报了3个部队改编的情况,与会同志进行了讨论,

  形成了3点意见:

  〔一〕基建工程兵水电、交通、黄金部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脱钩,列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序列,分别改为武装警察部队水电、交通、黄金指挥部,受公安部和水电、交通、冶金部双重领导,以业务部为主,部队在经济上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

  〔二〕水电、交通、黄金部队领导体制改变后,其序列编制与武警部队一致。部队要精简,水电部队保留二万人,交通部队暂保留二万人,黄金部队保留一万人。

  〔三〕即由公安部牵头,水电、交通、冶金部、基建工程兵善后小组参加,组成5人小组。武警部队参谋长张永堂任组长,基建工程兵善后小组朱光任副组长,水电部队贺毅、交通部队伍坤山、黄金部队黄玉珩为成员,具体研究改变体制和交接的各项事宜,并起草三支部队改编的实施方案。同年9月1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批转了《关于基建工程兵水电、交通、黄金部队改编的实施方案》。

  通知指出:“把基建工程兵水电、交通、黄金部队保留下来,列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序列,是国家能源交通重点项目建设和黄金战略储备物资生产的需要,也是贯彻改革方针的一项内容,基建工程兵善后小组和水电、交通、冶金、公安部要切实加强领导,做好改编工作。对部队要进行教育,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加强组织纪律性,保持部队稳定,不要影响施工生产任务。部队改编后,仍执行解放军的条令、条例以及武警部队的有关规定,要加强革命化、正规化、专业化建设,确保国家各项建设、生产任务的完成。改编工作由张永堂等五人小组组织实施。时间要抓紧,今年10月开始办理交接手续,年底完成”。1985年1月1日,水电部队成建制转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序列。

结尾,以上就是1月25日下午(揭秘李鹏同志争取保留水电部队始末)的文章整合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互联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原文链接:https://www.yigezhs.comhttps://www.yigezhs.com/tiyuzhishi/3730.html

标签:始末 水电

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05652号 统计代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