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根本没有什么好讨论(理性科学讨论,依然是新冠病毒溯源研究的根本)

时间:2023-01-03 17:10:47 阅读:53

  中国日报网9月1日电 近来,新冠病毒起源引发热议,自然起源和实验室泄露是讨论主要的观点。虽然这两种观点都没有充分证据作为支撑,有关讨论被赋予了意识形态色彩,尤其是实验室泄露一说。不过,仍有科学家保持清醒,坚持理性讨论科学问题,尊重为抗击疫情做出重大努力的科学家。

  一种假设认为,新冠病毒自然产生。历史上,毁灭性疾病突然出现的例子很多。比如说,14世纪的黑死病夺走了欧洲半数人口的生命,1918年大流感则导致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即使步入了现代社会,人类仍然没有逃脱微生物的侵袭。艾滋病、甲型H1N1、埃博拉都是近50年影响人类的病菌。近20年,除了新冠病毒,还至少有两种冠状病毒(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侵袭人类。这些流行病频繁出现,都是自然产生,而非受人类操纵而产生。

  另一种假设认为,新冠病毒由实验室泄露。若使这一假设成立,就需要增加一些额外假设。需要假设,有人培养出该病毒,并有意或无意地释放这一病毒。一旦考虑到时机因素,就会发现这一假设成立的可能性很小。武汉拥有1100万以上的人口,海鲜市场繁荣,每天人与动物接触频繁,在这种情况下病毒可能会经由动物传播给人类。但是,武汉只有一家病毒研究所,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释放病毒,只有在一切巧合的情况下才会导致人类患病,而这可能性很小。

  爱荷华大学病毒学家斯坦利·帕尔曼研究冠状病毒有39年。他表示,不管是哪种假设,都没有充足证据,因此,各位科学家才有如此广泛的讨论,有时候甚至是激烈的讨论。任何一种假设都没有数据支撑,都只是纯粹的猜想。

  2020年2月,在一封寄给《柳叶刀》医学杂志的信上,帕尔曼与其他科学家共同署名,表示新冠病毒不是生物工程病毒。

  同时,并无可靠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受人操控,现有证据基础也并未改变。世界卫生组织的迈克·瑞恩近来感叹,“媒体上的有关讨论越来越多,实际的消息、证据或材料却并不多”。

  新冠病毒是否起源于动物尚不确定。1976年人类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但并不知道其从何而来。病毒溯源并非易事,经过14年调查才能确定果子狸是非典溯源的中间宿主,将蝙蝠病毒传给人类。不过,这些并没有为实验室泄露一说提供支撑。

  石正丽是世界知名的冠状病毒研究员,与美国科学家有过合作。当前,她正处于实验室泄露争议中心。她表示认真检查实验室记录后,并未发现新冠病毒的踪迹。2020年,石正丽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指控影响了她团队的学术研究和私人生活,希望“特朗普要为此道歉。”

  坚持认为新冠病毒由武汉研究所泄露,并不利于战胜疫情,也不利于保持合作精神。这一说法只会让阴谋论者更加肆意妄言。虽然这一说法在假设上存在可能性,但是没有相关证据证明其实际的可能性。痴迷于这一阴谋论,只会被严重误导。

  新冠病毒到底从何而来?这仍是未解的科学之谜,至今仍缺乏关键信息。可是在探索新冠病毒源头的过程中,人们却陷入了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旋涡中。这就好比还没有确定犯罪证据,就开始急着定罪。帕尔曼表示,“大家现在如此针锋相对,实在是太可怕了。”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玛西娅·麦克纳特希望大家冷静下来。她认为,人们不应该怀疑新冠病毒是石正丽的阴谋。“如果有人坚持某种假设,应该按照科学方法,提出证据支撑自己的观点。”不过,她担心有些人没有证据,也没有专业知识,却盲目地支持某种说法。

  麦克纳特与美国国家医学院、工程院的院长发表一封信。信中提到,“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错误信息、未经证实的说法和对科学家的人身攻击,只会给公众不信任科学和科学家埋下潜在威胁,那些正在为抗击疫情付出努力的科学家也可能受到影响。”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新冠病毒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夺去了将近400万人的生命,而有人却趁机抹黑正尽全力抗击疫情的科学家,这实在是令人沮丧。”

  (编译:苏子全 编辑:王旭泉)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互联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原文链接:https://www.yigezhs.comhttps://www.yigezhs.com/tiyuzhishi/14144.html

标签:讨论 溯源

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05652号 统计代码 网站地图